2021-10-11 07:43:19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文章指出,盡管歷史充滿了災難,但這些“差點兒干掉我們”的事件證明了人類的韌性。

參考消息網10月11日報道 美國《發現》月刊網站9月30日發表一篇文章,盤點了人類挺過的五場“末日災難”,作者為薩姆·沃爾特斯。全文摘編如下:

隨著新冠肺炎病例繼續激增,以及火災、洪水和干旱等自然災難連續重創地球,人們很容易認為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然而,這種災難性思維忽略了以下事實:歷史充滿了災難,而盡管我們的人口經歷了幾次大幅下降,但人類還是挺過了這些災難。

美國勞倫斯大學研究災難及其后果的歷史學教授杰克·弗雷德里克說:“災難幾乎必然是人類歷史的一部分?;鹕綍l,地震會發生,野火會燃燒……地球會讓自己適應此類事件。只有當它們開始對人類產生負面影響時,才會成為災難。”

但令人感到慰藉的是,我們和現今存活的許多物種一樣,已經成為應對災難的老手。弗雷德里克說:“人類具有驚人的適應能力。你可以把他們置于任何環境下,而他們就是能夠活下去。”為了證明這一觀點,我在下面列出了曾經威脅人類生存的五個最具災難性的事件:

多巴火山爆發

火山學家一致認為超級火山對地球構成嚴重威脅,其中一些人還堅稱,它們曾經使人類瀕臨滅絕。大約7.4萬年前,位于今天印度尼西亞的多巴超級火山爆發,向空氣中噴射了大量煙塵。飄落的碎屑有6英寸(約合15厘米)厚,覆蓋了印度尼西亞、印度和印度洋地區。這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火山爆發活動,火山爆發指數達到8級,所產生的沖擊波席卷了全世界?;鹕交覐浡谡麄€大氣層中,阻擋了陽光,致使全球氣溫下降了2到3攝氏度,擾亂了動植物的生活,也導致古人類陷入了饑荒。一些研究表明,只有3000到1萬人在那次突如其來的氣候變化中幸存了下來,不過最近的研究可能會使這一理論復雜化。無論真相如何,那次火山爆發后,人類都挺了過來。

參考消息網10月11日報道 美國《發現》月刊網站9月30日發表一篇文章,盤點了人類挺過的五場“末日災難”,作者為薩姆·沃爾特斯。全文摘編如下:

隨著新冠肺炎病例繼續激增,以及火災、洪水和干旱等自然災難連續重創地球,人們很容易認為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然而,這種災難性思維忽略了以下事實:歷史充滿了災難,而盡管我們的人口經歷了幾次大幅下降,但人類還是挺過了這些災難。

美國勞倫斯大學研究災難及其后果的歷史學教授杰克·弗雷德里克說:“災難幾乎必然是人類歷史的一部分?;鹕綍l,地震會發生,野火會燃燒……地球會讓自己適應此類事件。只有當它們開始對人類產生負面影響時,才會成為災難。”

但令人感到慰藉的是,我們和現今存活的許多物種一樣,已經成為應對災難的老手。弗雷德里克說:“人類具有驚人的適應能力。你可以把他們置于任何環境下,而他們就是能夠活下去。”為了證明這一觀點,我在下面列出了曾經威脅人類生存的五個最具災難性的事件:

多巴火山爆發

火山學家一致認為超級火山對地球構成嚴重威脅,其中一些人還堅稱,它們曾經使人類瀕臨滅絕。大約7.4萬年前,位于今天印度尼西亞的多巴超級火山爆發,向空氣中噴射了大量煙塵。飄落的碎屑有6英寸(約合15厘米)厚,覆蓋了印度尼西亞、印度和印度洋地區。這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火山爆發活動,火山爆發指數達到8級,所產生的沖擊波席卷了全世界?;鹕交覐浡谡麄€大氣層中,阻擋了陽光,致使全球氣溫下降了2到3攝氏度,擾亂了動植物的生活,也導致古人類陷入了饑荒。一些研究表明,只有3000到1萬人在那次突如其來的氣候變化中幸存了下來,不過最近的研究可能會使這一理論復雜化。無論真相如何,那次火山爆發后,人類都挺了過來。

冰河時代

眾所周知,除了活躍的超級火山和它們產生的火山灰之外,冰河時代也會使地球陷入一段漫長的嚴寒期,氣溫低到會威脅物種的生存。這些漫長的嚴寒期是被太陽輻射和地球軌道的變化觸發的,其特征是,極低氣溫出現的頻率激增和冰川面積擴大。這樣的情況可能會持續數千年——如果不是數百萬年的話。雖然我們現在正處于溫暖的間冰期,但人類并非總是如此幸運。就在距今2萬年前到1萬年前,地球曾體會過一場酷寒的全部威力。當時,冰蓋延伸至整個北美洲和歐亞大陸,冰川覆蓋了南北半球各地的山脈,全球氣溫驟降。由于地球上的大片區域被冰層覆蓋,這個世界變得條件惡劣且不宜居住。事實上,隨著氣溫變得越來越低,包括乳齒象和劍齒虎在內的許多大型物種都滅絕了,但人類卻排除萬難,適應了這樣的氣候條件。

腺鼠疫

在冰河時代嚴寒期結束后的數千年里,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日益加強,這使得一些疾病發展成大流行病。由鼠疫桿菌引發的腺鼠疫被認為是此類傳染病災難中最致命的。它最早出現在公元541年,東羅馬帝國作家普羅科匹厄斯在其《秘史》一書中稱,它“差點兒毀滅了全人類”。這種疾病在歐亞大陸和非洲肆虐,僅在一年之內就導致多達5000萬人死亡。1347年,腺鼠疫再次給人類帶來浩劫。其癥狀包括疲倦、譫妄、腹瀉、水皰、咳血和發冷,患者腋下和大腿上還會出現黑色腫塊——瀕臨死亡的明確跡象。薄伽丘在成書于14世紀的《十日談》中寫道:“面對這種疾病,醫生的所有建議和藥物的全部效力都無濟于事。”這種所謂的“黑死病”在歐亞大陸和非洲奪走了多達2億人的生命,不過人類如今在抗生素領域取得的進步意味著,現代世界能夠在此類災難再次來襲時很好地保護自己。

天花等疾病

在黑死病過去大約一個世紀后,全球化引發了又一波毀滅性的傳染病。歐洲人最早于1492年到達美洲,把多種嚴重的疾病帶到了這個與世隔絕的新世界。當地人之前既沒有接觸過這些疾病,也不具備針對它們的免疫力。這些疾病包括天花、麻疹、霍亂和斑疹傷寒,其影響立馬就出現了:在此后的100至150年里,約有80%至95%的土著居民死于上述疾病。西班牙人巴托洛梅·德拉斯·卡薩斯1561年曾寫道:“太多的疾病、死亡和苦難降臨到他們身上,無數的父親、母親和孩子因此不幸死去。”一些研究表明,當時突然死于這些所謂的“舊世界”疾病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地球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和整體氣溫均有所下降,這加劇了一個被稱為“小冰河時代”的氣候寒冷期。那段“小冰河時代”可能在早至1300年、晚至1850年的時間里影響了北美洲和歐亞大陸北部地區。不過,人類還是挺過來了。

坦博拉火山爆發

就在“小冰河時代”開始結束的時候,第二次超級火山爆發迫使全世界進入了“火山冬天”。1815年4月,印度尼西亞松巴哇島上的坦博拉火山爆發,噴射出的煙霧、火山灰、氣溶膠和浮石進入了大氣層和整個周邊地區。這一事件當場導致1萬名島民喪生,其后果也再次波及全世界。隨著煙塵彌漫至整個大氣層,陽光受到阻擋,導致全球氣溫降低。在火山爆發后的整整一年時間里,北美洲和歐亞大陸經歷了反常的氣候,以及酷寒、霜凍和洪水,這些災難嚴重到1816年被稱為“無夏之年”。全世界有10萬至20萬人死于饑荒和疾病。坦博拉超級火山至今仍處于活躍狀態,但幸運的是,與那次爆發相比,它隨后的活動顯得黯然失色。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