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1 19:27:42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每個唐人街都是一個有韌性的例子。對于離開故土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家外之家。我在唐人街遇到的所有共同點都有力地提醒著,所有這些移民是如何掙扎著尋一處落腳之地。

參考消息網10月11日報道(文/弗蘭克·熊)

當我想到唐人街,我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跳蚤市場、便攜式收音機、電視和智能手機,它們發出的含糊不清的音樂開始在我的腦海中播放。

如果你仔細聽,可以在跳蚤市場神秘的氣氛中,分辨出越南和柬埔寨綜藝節目、80年代粵語流行歌曲以及中文普通話新聞廣播的微弱聲音。對于唐人街的許多移民來說,這是合適的音效,凄涼又懷舊。

包攬唐人街大部分生意的跳蚤市場正面臨重建。幾十年來,他們用一種可以翻譯成任何語言的商品吸引來自紹斯蘭各地的移民:廉價的服裝、家居用品、行李箱、玩具、禮品和能夠裝進集裝箱的其他物品。

跳蚤市場的數量大大減少了。賣給我20美元一把《最后的武士》模型刀的商販已經不見了,但他的庫存仍在,與鄰近的玩具店進行了奇怪的合并。任何一家商店都沒有指尖陀螺了——“惡魔之眼”護身符、鑰匙扣和裝飾品似乎是當下的流行趨勢。

在我們視頻新聞故事中自豪地展示她的絲綢連衣裙的女士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笑容少得多的女士。曾經經營兩家店的臺灣服裝商如今只剩一家店了。

時間和疫情使跳蚤市場的過道上遍布倒閉的商家;接近一半商販都消失了。幾個月前,雷德卡地產公司收購了更多跳蚤市場的房產,盡管沒人收到搬遷通知,但那里的商販基本對“留下”不抱希望。這家地產公司之前買下附近的跳蚤市場并改造成建筑辦公空間。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允許該地區老年人支付低于市場租金的保障性住房租約即將到期,這將成為街區重建和該地區華裔人口急劇下降的基礎。根據人口普查數據,從1990年到2020年,該地區的亞裔人口從68%下降到54%,而該地區的白人人口從1%上升到10%。

眾所周知,唐人街剩余的跳蚤市場店鋪店主正在出售自己的房產。

唐人街最后一家提供全方位服務的綜合型超市愛華超市,兩年前在雷德卡地產公司接管后結業,唐人街最后一家醫院于2017年關閉。

在唐人街,隨著開發商提高租金、發出搬遷通知和尋求重建,低收入居民正在努力保住自己的住所。唐人街地價飛漲,唐人街社區無力在此地生存。

不幸的是,唐人街類似的故事不止洛杉磯這一例。我愛逛唐人街,在過去的幾年里,我養成每到一地都要逛逛唐人街的習慣。

我發現無論在休斯敦、亞特蘭大、費城還是底特律,我仍然可以看到僑民的標志,而且我身上的某一處總會被深深觸動:墻上的光面日歷,慈善機構的鍍金店面,或是熟悉的中文報紙。這些就像我家里的一角,跟隨我環游世界。

在加爾各答的唐人街,我邂逅一個制革工匠和餐廳老板社區,以及會說孟加拉語和英語但不會說普通話的中國人。沒有禮品店或跳蚤市場——只有制革工坊、寺廟和餐館。我參觀了當地的中文學校,它有六層樓高,樓頂是一座寺廟,但學生人數少了很多,以致這座氣勢恢宏的建筑現在有很大一部分沒有使用。

在加拿大溫哥華,我發現一個廢棄的唐人街,主要存在于歷史路標和標語牌中。在日本橫濱,有一個唐人街,主要作為旅游目的地。橫濱的唐人街也在走下坡路,我去過的每一個唐人街都是如此。

但每個唐人街都是一個有韌性的例子。對于離開故土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家外之家。我在唐人街遇到的所有共同點都有力地提醒著,所有這些移民是如何掙扎著尋一處落腳之地。

在我看來,唐人街里沒有一個地方比跳蚤市場更能體現這一點:為了生存,顧不上家鄉的恩怨和語言障礙。唐人街的負責人可能會抱怨跳蚤市場破舊的條件和垃圾,但這里是少數幾個移民企業家可以承擔自己企業運營成本的地方之一。

龍塔是我結交多年的唐人街珠寶商,他20多歲的時候在跳蚤市場起家,現在擁有附近多處房產。他認為唐人街至少還會存在30年。我發現他的預計非常樂觀,但作為他所在街區最后的亞洲業主之一,他可能比我更清楚。他說:“變化總是有好有壞。我們想要保存我們的文化,但我們也想繼續前進。”(洪漫譯自9月25日美國《洛杉磯時報》網站,原題為《唐人街的跳蚤市場和街區的定義》)

唐人街

5月6日,行人從美國舊金山唐人街街頭走過。新華社記者 吳曉凌 攝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