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1 19:12:5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我通勤路上出現了新的奇景:這幾天小道上的人多了。在最廣泛的層面上,疫情限制了我們的室內活動選項,迫使我們在室外度過更多時間。

參考消息網10月11日報道(文/阿曼達·朗)

疫情改變了我的通勤。當然,它改變了一切。我停止了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一家診所擔任按摩理療師的工作,專心居家從事自由寫作,我的通勤完全消失了。

通勤一般不是念想之事,但我懷念從這扇門到那扇門的轉換。我懷念轉換過程讓我有時間為接下來一天的工作作思想準備,并且置身大自然和車流中,看到我的鄰居與偶爾出現的鹿一起過馬路。我喜歡騎車回家可以迫使我把工作拋在腦后,重新將身心投入家里。

我還是盡量騎車外出:當又一個明媚春日的中午時光來臨,我會非常想跨上我的自行車。騎車成了逃離家——和我丈夫在Zoom上通話的吵鬧聲——以及在不去健身房的情況下安全鍛煉的一種方式。但是,就像音樂會門票和媽媽的擁抱一樣,通勤還得等到打疫苗之后。

現在,我又回到工作崗位,回到小道上,但一切都不一樣了。嗯,路線是一樣的。我仍然先穿過貝利斯十字路口的居民區,路過卡爾莫爾的公寓樓和冰淇淋售賣車以及巴克羅夫特湖邊上的獨棟住宅,然后離開大街,走上華盛頓和老多米尼克小道,進入布盧蒙特章克申公園。在那里,我仍然跨過四英里河上的一座小橋,一邊欣賞著球場和參天古樹,一邊向鮑爾斯頓騎行。在上班路上的最后半英里,我與公共汽車和小型摩托車共享這條街道。

但我通勤路上出現了新的奇景:這幾天小道上的人多了。在最廣泛的層面上,疫情限制了我們的室內活動選項,迫使我們在室外度過更多時間。因此,我會看到偶爾有個讀書人,坐在小道邊上過去總是空著的長椅上;朋友們成群結隊地在健步,他們或許是在疫情最黑暗的日子里走到一起的;情侶們手牽手,在夕陽下拍照;疫情早期不見蹤影、現在重新回來、收取小額費用的保姆們;甚至有幾個人在練習TikTok平臺上的舞蹈。

還有更具體的變化。擺脫了辦公室和過去刻板的工作時間的成年人在中午慢跑,而不是哪兒都不去,就在狹小的辦公室健身房里使用橢圓機或派樂騰健身器材。當然,還有狗狗們——由于疫情導致養寵物激增,狗狗比18個月前多多了。

初夏的一個周六(這是我作為按摩理療師最忙碌的一天),一場熱浪剛剛消退,通勤經過的社區呈現出最佳狀態。感覺整個世界都在室外。當我在上班途中經過公園時,迎接我的是一群跑者。他們相互鼓勁,用來放手機的臂帶上插著小旗子。幾百英尺之后,附近一個生日聚會的氣球飄蕩在小道上。我就好像置身在廣告里,贊美騎車上班的好處,享受本地的公園。

我蹬著自行車,穿行在這種人際關系的露天盛典中。我喜歡看人們在同一個場地玩板球和飛盤,孩子們在附近學習騎自行車。當我往家騎的時候,我喜歡聽少年棒球聯盟某場比賽中球棒的重擊聲。當我因交通燈而停下來,等候穿過七號公路的時候,我喜歡看卡爾莫爾招牌上的霓虹燈打破落日映照下粉紅色的天空。

隨著夏天漸漸過去,關于德爾塔變異病毒及其致死人數的消息比比皆是。小道上的景象看上去還是一樣,但感覺有所不同。在重新回到室內、度過漫長的秋季和冬季之前,我們似乎都緊緊抓住最后的一點自由。

但不管疫情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變化了的通勤已經改變了我。這迫使我放慢速度,為我的同路人騰出空間。當一位老奶奶享受與家人在一起的溫柔時刻,我不想成為在小道上急行、大喊“在你左邊!”的傻子。我提前離開家,我知道雖然我能在18分鐘內到達工作地點,我還是應該留出30分鐘時間。這樣,我就不會因為有人擋道而感到惱火——就好像這條小道是給我專用似的。(馬丹譯自9月29日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原題為《疫情如何給我的通勤帶來新意義》)

美國公園

6月14日,人們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北部圣馬特奧的中央公園休閑。新華社記者 吳曉凌 攝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